24小时新闻关注

山姆,apple官网,梦见狗-梦想之花心情速递
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殷大歌

楔子

很早之前师父就劝诫我,不要捡一些奇古怪怪的东西回来。

野花,野草捡一捡就算了,男人可千万别捡回来。

我看着躺着竹席上浑身缠满了纱布的岌岌可危的男人,面无表情道:“丢出去。”

1.初得药人

我是被短促的敲门声惊醒的。

巫医谷三面环山,处于千峰万仞之上。终年有不少人冒着生命风险前来求医问药,一般也就打发个小童敷衍一下,也用不着我出头。

可前院的喧嚷声连绵不断。

“哐当——”谁砸开了我的大门。

“震抚司赵兆前来叨扰,特有一事来请巫医谷少主赐教……”

我面色不善地抱着梨花木雕枕道:“你们震抚司就这么喜爱扰人清梦的吗?黄芪,关门,放狗。”

“哎……哎,别啊,都是老相识了。”赵兆嬉皮笑脸地拦住了要从头跟周公下棋的我。

我瞪了他一眼,不耐烦地嘀咕道:“谁跟你是老相识。”没皮没脸的赵兆身着朝廷官服,大刀金马地在我房中坐下喝茶,身上还带着露宿风餐的水汽,以及上山时难堪的几根野草。

他却是不见外地朝小童叮咛道:“来一盘猪颈肉,对,要二两白的…我要跟你们少谷主促膝长谈。”

我百般无法地起床,披上大袄,“敢这么擅闯我闺房的,也便是你了,说吧,又是哪家的达官贵人得了什么不行描绘的病症,托你上山来传信。”

赵兆落拓不羁道:“没事,你算不上姑娘。”

我一拍桌,他手中的筷子化成齑粉。

赵兆:“……”

“我这回上来,便是跟你说个事儿,温若白,你还记得吧。”赵兆开门见山道。

我一愣,回忆深处呈现了一个少年郎,紫金冠,流云衣,龙凤之姿,芝兰玉树,当年艳冠金陵城的风流人物。

“也便是你的上一任,他吧,凉了快一年了,最近二皇子不知抽什么风,派了不少人去南疆,掘地三尺也要找回他的尸身,说什么为朝廷而献身的将士不行流落异乡,你知道的,二皇子不日要被择为太子,成为储君,现下真是重要的关头,你有得到了什么音讯吗?”

“我不是我没有,他不是我上一任。”我矢口否认,世人皆知,当年我追温若白追得轰轰烈烈,却不知,温若白回绝我回绝口干舌燥。

我本将心向明月,怎样办明月照水沟。

该死,太丢人了。

赵兆犹疑道:“的确?看你当年痴缠的姿态,现在却如此无动于衷。”

“没有。”我重复道,“我什么音讯都不知道,当你捂不化一座冰山时,你也会无动于衷的。”

当年温若白身死南疆,我的确掉过几滴无用的眼泪,不过仅仅为我逝去的芳华啊……世人都认为我要奔赴南疆为温若白殓葬时,我摆摆手,不去。

我晕车,晕马车。

南疆迢迢十万八千里,欠好意思,去不了。我的芳华不值得。

送别了临走时还要随手牵羊挖我两株灵芝的赵兆。

我推开药庐的大门,一个鬼头鬼脑的人在炉子前鼓捣着什么。

我大喝一声:“什么人!”

那人转过头来,一张异于中原人的深邃五官露出来,“哎呀!师姐!”

我惊喜道:“小初十!你回来啦!”

说来也是倒运催的,我师父巫医谷谷主,闲散安逸般的人物,独爱云游时捡学徒,东一榔头西一木棒地捡了一串儿徒子徒孙,但是我前头的八位师兄师姐有模学样得承继了师父的闲散安逸,全跑下山云游四方,我下山时摔断了腿慢了他们一步,只好留下来守着大本营,真实憎恶!

我那闲不住的师父游历南疆时,给南疆王医治掉发,瞧见南疆小王子一头乌发秀美,想起了爹秃秃一窝的俗话,公然见南疆王头顶隐约泛起绿光,为了阻挠演出一场皇家道德悲惨剧,遂道此子骨骼精奇,收为弟子,改名为初十,成为了我的师弟。

“师姐,我这次回来,给你来了礼物。”小初十仍是少年心思,满脸都是藏不住的高兴。

惹得我也振奋起来,不由得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初十大手一挥,掀开了药庐中的帘子,只见木板上躺着一个浑身绑着纱布的人,连脸也被遮得结结实实的。

“师姐,你之前不是说想学我南疆的蛊术之法,我给你做了个药人,喜爱吗?”

自古巫医不分居,可我那师父偏科偏得严峻,医术教了不少,巫蛊之术教之甚少,有时分,我还得扒拉点师叔祖传下来的寒酸古籍自学。

很早之前,我就想炼一个药人试试手了。

我打量着这人的身量,又想到小初十刚从南疆回来,不由得和回忆里的那人作了比照。不行能,不行能,那人死了都快多半年了。

但联想到之前赵兆说的工作,仍是不由开口问道:“你从哪里捡来的人?”

小初十想了想,“好像是乱葬岗刨出来的人,我看这人多半是活不成了,就干脆做成了药人,保留了他一丝气味。”

我走上去细心打量他,回忆中的人很高,我总是够不着他,劲爽飒沓,威武轩昂,眼前这人吊着一口气病病殃殃的,浑身就只剩了一副嶙峋的骨头架子,纱布一层层地包裹住他,好像歪歪扭扭地拉扯住了他残存尘世中的最终一丝灵魂。

我伸向他的脸,手居然有些颤栗。

小初十在旁猎奇道:“师姐,你手抖什么呀?”他手一伸遂扯下他的面纱。

我大吸一口凉气,小兔崽子,我还没做好心思制作呢!

定睛一看,那人的脸上斑斑斓驳,坑坑洼洼,辨不出头目,唯有骨相尚佳。为人医者,见惯了血肉模糊,倒也不觉得什么。

“我找到他时,他脸现已成这样,师姐,尽管这人品相不太好,但我花了很多草药喂给他,怎样说也算制成了一个半成品,你可千万不要厌弃啊。”

我收敛了下心境,对初十道:“师弟,你忘了师父常说什么了吗?”

“路旁边的野花不能摘,路旁边的野男人不能捡!”

“要不丢出去,要不喂大黄。”便是后院厨娘养的中华田园犬,巫医谷的看门狗。

小初十瘪了瘪嘴,他冤枉道:“可师父还说了,路旁边的野花不能摘,路旁边的灵芝——吃不完兜着走,吃不了也要打包带走,要拿出蝗虫过境的气势……”

我竟没想到,师弟竟把师父的混账话奉为金科玉言,死活不让我扔了他。

我无法道:“我看脸,这颜值不过了我巫医谷的坎儿。”

师弟眨了眨眼睛,“师姐,最低门槛是以你为准吗?”

我:“……”

师父,我能够戕害同门吗?

百般无法,我只好收下这药人,多张嘴吃饭,哦不,喂药。

2.药浴风云

那药人许是曾经身体根柢不错,南疆运过来山路十八弯,没过两日他就悠悠转醒了,说来也古怪,那日我推开门,瞧见他呆呆地坐在床上,双手伸出来在探寻着什么。

我急忙扶住他,“别乱动,你刚好。”

药人呆愣了顷刻,缓慢地开口,“我……我活下来了吗?”他嗓音哑涩消沉,好像之前嗓子受过伤。

“是也,非也。”我摇头摆尾道,“我师弟救了你,不过其时你性命垂危,只藏着一口气,只好剑走偏锋将你制成了药人,说是人,也不是人,总归不再是正常人,你有感觉吗?”

那药人似提线木偶,僵硬地转动身体,一道温暖阳光穿过西竹窗照射在他单薄的身上,泛起金光晕,我才后知后觉到,之前他伸出手是在感知阳光。

宛如重生。

“好像……体内有灼烧的感觉,辣辣的……”他无措地抚上了自己缠着纱布的脸。

我忽然动了悲天悯人,“你毁容了,我瞧过,还不算太丑。”复又道:“没事,我会收留你,不过你现已是药人了,今后我会在你身上试些毒虫毒药,但不致死,你定心。”

他冷淡道:“已是将死之人,别无他求。”

一时之间,气氛怪异,我见他一副还不如死了的姿态,想着我师弟非常困难制成的药人,可别回头就自尽了,急忙道:“今后你便是我的药人了!咱们巫医谷的谷风便是积极向上,争做金陵的劳作标兵单位,你可千万别自寻短见啊!”

那药人怔怔半晌,“巫医谷?你是……孟初九?”

我大惊,“你知道我,你是谁?”莫非我妙手仁心的称谓传遍大江南北?

那药人张了张嘴巴,犹疑顷刻道:“不,不知道,仅仅略闻其名。”

真是奇了怪了,他想得起我的姓名,却死活想不起自己姓甚名谁,回忆都残存了一半儿,也记不得是谁害了他。

见他苦楚思索的姿态,我便安慰道:“已是重焕重生,便不用拘泥于曩昔,这样,我既救你一回,便是你的再生父母了。”我大吹牛皮地占着廉价,“就赐名于你,涵义万物归一,从头开端。已然你是八毒十草制成的药人,那给你个新姓名,就叫……小人?”

“或许小药?”

不幸我的取名才能,都随了师父,师兄弟们从初一排到了初十,倍儿省劲。

“要不,小黄?”欠好意思,咱们家的看门护法犬大黄,现已占了大字辈了。

药人几不行闻地址了允许,默许了这个姓名,好像生怕我蹦出其他姓名。

四月,草长莺飞,万物更迭。

在我悉心肠保养之下,小黄身上的恶疾好了不少。大概是受伤前长时刻处于昏暗环境,他落下了畏光的缺点,睁不了眼,我在他眼睛上蒙了一层白纱,却是遮住了他那张多半毁容了脸,显得没这么可怖了。

有时分,我乃至觉得他挺心爱的。

比方,让劈柴就劈柴,让喂马就喂马,从不多说话,干活贼利索,我砸吧嘴,还真是捡了一个宝,我谷中历来行事节省,清贫度日,许多家务都得我亲力亲为,干活做家务什么的,简直是浪费时刻的酷刑!

他听话,且纯情。

刚开端我要给他泡药浴疗伤,木桶里盛着黑乎乎的一桶汤水,上面漂浮着断了腿的毒蜘蛛,卸了钳的毒蝎子,去了胆的毒蛇若干,氤氲着生人勿近的黑色雾气。

我把他叫过来,让他脱了衣裳去泡一泡,他踟蹰半响,迟迟不愿进去。

我原认为他是怕着这些毒物,不耐烦地扯开他的衣裳计划把他丢进去。

成果瞧见他耳脖子一片通红,他挣扎道:“这……这成何体统,男女授受不亲,你快铺开我!不要再脱啦!”

我撇嘴,“为人医者,我什么没看过,你赶忙进去,我好调查这些毒物能不能遣散你体内的毒素。”

他真是奇特,之前受伤身上有蛊虫千叮万咬的毒素,师弟将他制成药人,那些中药药性和蛊虫毒素打架,却练就了他百毒不侵的身体,我试过喂他断肠草,他疼得起死回生,第二天却自行治好,毫发无损。

他身上有太多种蛊毒了,我还得抽丝剥茧地一个个研讨。

强行将他丢进木桶,我冷不丁掏出小本本,专心致志地调查他身上每一寸皮肤肌理的改变。他原本送来时弱不禁风的,现在被我养胖了不少,壮实了许多。许是我的目光太火热了,他呼吸加剧,面色为难,暴露在外的皮肤被水汽蒸得潮红一片。

他身上不仅仅蛊虫吸食的痕迹,还有不少刀剑之伤的疤痕,有深有浅。

“哟,小黄你仍是武林人士?”我玩笑问道

他僵硬地蹲坐在木桶里,“疆场之上,刀剑无眼。”

呵,仍是打过仗的汉子!敬服敬服!

“怎样样,你有没有感觉到经脉四通八达?”

“五脏六腑有没有力气喷涌而出的感觉?”

小黄乖乖地泡在黑水里:“额……水有点凉了。”

瞧他一点儿也没有改变,这次测验失利,我还得回去改改配方。

我调查他太久了,脑子发懵,站起来的时分脚麻了站不住,脚下还有残留的水渍,一个打滑身子直直往桶里倒。

“噗通——”我摔进了木桶了,溅起一大摊黑水花,这药汤是我配的,可不代表我自己乐意泡啊!好臭啊,我的天!

小黄站起来随手捞起了我,他低哑着说:“当心。”

我不知所措地抱着他,匆忙之中手攀上他的前胸,那揭开了层层纱布下的身体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,底下心脏在用力地跳动着,好不棘手。

他身体在这段时刻练健壮了不少,拦在我腰间的手臂好像枷锁牢牢地圈住我,这了解的感觉一时之间涌上心头,好像小时分溺水,紧紧托着我的手臂,我信口开河,“温若白……”

靠着的人身子一僵,随即抱着我跳出了木桶,还好之前我扒他衣服给他留了条短裤,否则可就为难了。

我浑身湿透,那些毒虫毒蝎子还挂在我头发上,散发着浓郁恶臭,我还喝了两口小黄的洗澡水。

等等,不对!这药汤中泡着三毒三虫,小黄是原本就中着毒,以毒攻毒,身上无碍,我可什么也没有。

我从小体弱又矫情,有什么要试药的过程,历来不往自己身上糊,可没有练就什么百毒不侵的身体。

小黄视力不行,耳力极好,听到了我气味忽然紊乱,赶忙抓住了我脉博。

“你中毒了。”他必定道。

“我知道!你赶忙去拿药庐第三个格子中的碧青色小瓷瓶来!”那是我收藏已久的全能解毒丸,这节骨眼儿,师弟又下山采办去了。

小黄焦急万分,草草披上一件外套就飞奔而去。

我躺在地上,心中凉凉,这下大概会成为全国第一个由于喝了自己配的药汤而暴毙的大夫,传出去,我巫医谷的体面,往哪里搁啊!

小黄一阵风儿似地跑回来,他把我从冰凉的地上抱上床,将手里的瓷瓶儿一股脑儿的塞给我。

“快,哪个是你的解药,我分不太清色彩,你赶忙找出来我喂你吃下去!”小黄着急道。

我半响没出声,在他眼前挥了挥手:“你的眼睛,好啦?”

小黄畏光,大多数时刻蒙着纱布睁不了眼看不清东西,惟耳力极好,能辨得方位。方才泡澡时,为了便利,我随手取下了他遮着眼睛的纱布。

方才他太着急了找解药,居然不畏惧光线,张开了双眼。

那双眼睛灿若鎏金,熠熠生辉。

左眼在屋中暗淡光线下,眸中隐约流转着弱小莹光。

上一个拥有异色双瞳的人,现已死了。

小黄在我手里挑出了正确的解药,给我灌来好大一口水,喂下了药丸。

可我的心,恰似还浸泡在那黑水之中,酸得可怖。

小黄唤了小童来给我换衣,他默默地退了出去。我气若悬虚地拉着他的衣襟,小声道:“是你吗?”

小黄轻轻地抓住我的手,“你在说谁,是你之前想念的那个姓名吗?温……什么来着?”

他苦笑一声,“初九,你是不是把我当错什么人了,我是小黄。”

“你亲身取名的小黄。”

我怅然若失,对的,温若白的确是死了,他死在三月初十,年仅二十一岁,死讯传来之时,金陵城上下哭成一片,将军府缟素九日,那个永久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矜贵少年郎,皇帝最宠爱的少年将军,为击流匪死在南疆。

且死无全尸。

3.往事如烟

我解不了小黄的毒,解自己的毒倒挺快的,过不了几日,又活蹦乱跳了。

这日,日光尚好,宜睡,宜犯懒。

我闲适地躺在潇湘椅上,和我晒着的草药一同感觉阳光烘照,晒完这面晒反面。

惬意人生,好不快活!眯着眼睛看着不远边忙忙碌碌正在干活的小黄,前几日梅雨季节,藏书阁的经文有些发了潮,我叮咛他搬出来晒晒,每本晒二刻钟,不行过期,他忙得满头大汗,身上缠着的纱布浸透着汗水。

我瞧着他日益健泰的身姿,他长得高瘦挺立,一般的褐色粗布短衫穿在他身上,居然还别有一番风味。

我忽然把他叫到跟前,问道:“你想不想康复容貌?”我轻轻抚上他的脸,触摸着白纱下的伤痕,“小黄,你曾经是什么姿态呀?”

他惊奇道:“真的……真的能够康复吗?”

“当然啦,你当我这儿是什么当地,你的命我都能够救回来,巫医谷多的是活死人肉白骨的草药,你身上的伤痕不是好了不少嘛,脸当然也能够治好啦。”我捶着胸口打着包票,“或许你曾经对头太多,怕他们来寻仇,不想要曾经的脸了,我也能够捏一个你喜爱的出来。”

“喜爱庐州吴彦祖,仍是长安彭于晏?”

他细心道:“你,喜爱什么样的脸?”

他这么一问,反却是问住我了,回忆中显现出了一张清隽的脸。

大庆十三年,中秋节,月桂飘香。

那年我十岁,师父带着我去赴将军府的中秋灯花宴,在那里,我第一次遇到温若白。

他一身鎏金绛紫华服,眉间英气焕发,一整个人似一把名世宝剑出鞘,在宴会上端坐着,风貌耀眼。

老将军年轻时终年征战疆场,杀伐过重,落下了一身的缺点,常会唤师父前去医治,我作为辅佐都会跟着一同去,却从未碰上传说中风貌过人的将军府世子。

传说他丰神俊朗,文采过人,武功更是了得,深受当今皇帝的宠爱。

我悄然躲在师父背面瞧他,心说传言公然不假,好帅的一男的!

“哪里来的野丫头,也配在这儿坐?”一道轻视的声响在我背面响起。

我回头一看,是户部侍郎家的二小姐,她鲜艳的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屑,周遭不少贵族公子哥围着她,闻言都朝咱们看来。

在大庆朝,士农工商医卜道僧,行医者身份的确不高,可我也是巫医谷身世,光明正大被请过来了,哪受得了这口气。

我怒道:“也不知哪里有一阵恶臭,一堆苍蝇围着团团转。”我话音落下,那二小姐和周围的公子哥面色都不美观。

那二小姐蹬蹬蹬地朝我跑来,满头珠翠璎珞摇晃,衬得她更是鲜艳动听,她娇嗔道:“你说得什么话!”她长袖一挥,竟是想扇我巴掌,我终年爬树攀崖采药,身手轻盈地躲了曩昔。

“你!”那二小姐见之更气,又想要扯我的衣襟,这一场争论引起了宴会上所有人的留意,其间,温若白也看了过来。

二小姐在我这儿讨不到好,觉得丢了她的脸,像是发起了疯,一阵惊呼中,我和她羁绊在一同,滚进了后头的秋莲池中,双双落水。

我水性欠好,在水中扑腾了半响,我瞧见很多人跳进水中,游向那鹅黄色的身影,将她拉起来。我听见一个姑娘娇滴滴地泣诉,楚楚不幸,我看见满池莲花摇曳,身体像绑了秤砣越来越沉,迷朦间听见了师父在岸上低哑凄凉的哭声。

“扑通——”又是谁落了水,挣扎间一双手稳稳地托住了我,唇间一片温润,一口气被渡了曩昔。

模糊间我张开了眼,迎上了一双灿若星斗的眼,水汽在他苍白俊朗脸上划过,好像下凡的谪仙,我的心跳如鼓,他紧紧地抱着我的腰,将我救上了岸。

本来,这便是一见倾心,尔后我对温若白展开了强烈的寻求,整个金陵城都知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想泡将军府的世子爷,户部侍郎家的二小姐更是对我冷言冷语。

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世人看不穿,不论他人怎样说,我便是不撞南墙不回头,每次将军府派人传我师父,我都抱着小药箱央求师父带我一同。

老将军为人和顺,听闻了我的豪言壮志,哈哈一笑大手一挥,就打发我跟温若白一同玩儿。

我总是捧着刚炼制好的八怪七喇药丸,求温若白看上一眼,他总是无法一笑,手抚上我的头顶,“小丫头,你太小了。”

一来二去,非常冲击积极性,可我仍是心里悄然念着他的恩惠,立誓要对他好。

后来,他承了爵袭,被封威仪少将,披甲挂帅,征战疆场,他用兵如神,一举消灭了蛮夷外族,一战成名,大庆朝未出阁的女子满是他的仰慕者。

一时我的竞争者更多了,着实让我头痛,后来我的头不痛了,由于他死了。

南疆障气深重,常有流寇作乱,当地生灵涂炭,班师回朝之后,他又被派去南疆冲击流寇,成果由于不悉地形,丧生于此,年纪轻轻的征夷少将,就这么殒落了。

那日小黄问我喜爱什么样的脸,我变了脸色逃走了,他认为问了什么不应问的问题恼怒了我,连着几天都不敢打扰我。

清晨,我起了床,卧房的桌上摆好了一碗冰糖莲子羹和一枝带晨露的芍药,我一吃便知道出自谁手,小黄心系我救他的恩惠,又不善表达,便总是默默地给我做好吃的。他这一手,真是抓住了我的命门,哎,谁叫我既懒散又好吃。

本来想着炼制成了一个药人,解了他身上之前剩余的毒素,再在他身上试药,以补注残存古医书上的缺乏,他对我这么好,真是有些下不去手了。我喝着他亲手做的莲子羹,勺子搅着一个个浑圆白糯的莲子,觉得巫医谷的厨房里少了一个厨子。

4.不速之客

这日,赵兆又是露宿风餐地上来,他带着使命而来。接近夏天,人们褪下了厚重衣袍,少女们纷繁惊觉一个冬日曩昔,腿粗腰肥,开端拼命瘦身,可总有些姑娘懒于运动,想找些歪门邪道的路子减下体重,其间不乏官宦女子。

我的瘦腿消脂丸紧俏得很,一些深宫内院的女子常常托赵兆来我这儿带货。

不幸他一个震抚司的大人,来我这儿比入宫的次数还多。

他拿了一沓的银票给我,我笑脸漫面地接了过来,赵兆的手无意中触碰到我的指尖,随即一阵怒风打掉了他的手。

“什么人!”赵兆抱着红彤彤的爪子道。

小黄一手端着给我做好了冰糯米丸子汤,严厉道:“巫医谷小黄是也。”

那正气凛然的姿态,让我老脸一红,这名头报出去怎样这么羞耻。

我赶忙解说,“我新收的小弟子。”在外人面前,我不想把小黄药人的身份捅出去。

“这么热的天,怎样还蒙着纱?”赵兆疑问问道。

“他前些天受了伤毁了容,怕污了大人的眼,我就给他蒙上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赵兆半信半疑,眼下闪过一片精光。

我推了推小黄,想让他退下去,他嘟囔道:“我什么时分是你的小弟子!”他目光不善地盯着赵兆,“你敢再碰她,我就饶不了你。”

我也不知小黄忽然抽了什么风,“他是我的老友!”挣钱路上的好朋友。

小黄仍是不乐意下去,坚持要我喝完他煮的糯米丸子,见我凶了他,偏过头冤枉嘟囔,“这么多年,我怎样不知道你有这么个老友。”

我低着头顾着喝汤,没听太清,昂首问他:“你说什么?”嘴角粘着些甜腻的糯米粉霜。

小黄伸手揩了去,道没什么。

赵兆在一旁为难地要死,小黄煮东西历来只我独一份儿,我也欠好分予他,他便惺惺地走了。

仅仅我觉得他这回走得匆忙,脚步有些踉跄。

最近谷中来了些不速之客,我设在山下的机关被人破坏了。山中多雾气,经常有些小贼摸着夜色来偷我药园中的草药。

开端,我没当回事,当三把飞镖破空而来,齐刷刷地插在我刚要进口的东坡肘子上,我才察觉到事态严峻了。

小黄默默地给我夹了一块新的肘子。我瞧见他衣衫下的手臂有一块乌青,抓起他的手问:“怎样回事?”

他漠然道:“无事。”

我啪得把筷子摔在桌子上,“你给我说清楚!”

小黄无法地怂了怂肩,“我去后山劈柴时,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个黑衣人,我就跟他们打起来了。”

我当心翼翼地抚上他的伤处,掏出一瓶金创药给他擦上,“是你曾经的对头吗?”

他闻言一愣,口气僵硬道:“不知道。”窗外月色如凉水,树影晃动如鬼怪,不知道暗处还埋伏着多少风险。

小黄要出去找出暗器来历,我拉住他衣角,不知为何这一下我心跳得好快,深怕他走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,我唤了小童加强谷内安全机关布置,一颗心才落了肚子。

回头一看,小黄恹恹地蜷缩在角落里,他垂下眸子,敛了一意图星光,“我曾经没有什么对头,只需一个老是羁绊我的人。”他苦笑道。

我一窒,“你曾经的回忆康复了?”

他道:“该忘的不应忘的都没忘。”他过来轻轻抚上了我的头顶,“小丫头,你都绾笄了。”

有滚烫的泪水在我脸上划过,我哑声道:“女子十五成年绾笄,我长大了。”

小黄怅然若失地放下了手:“也对,你长大了,成为了跟你师父相同超卓的神医。”他又笑了起来,眉眼弯弯,那面纱之下藏着的落魄化为乌有,“定心,我不会给你带来费事的,我会维护好你。”

我瞪他:“谁要你的维护,我自己能够维护好自己。”我回身进了屋子,不一会儿,拿来了一个鎏金瓶丢给他,“这能够铲除你身上最终的毒素,师弟千幸万苦地把你送来我身边,便是为这个吧。”初十学艺未精,解不了小黄身上的毒,才会将他制成药人,千里迢迢送到我这儿。

“你身上的毒可解,脸上的伤我可治不了。”我斗气道,一辈子就这么丑着吧,也省得再惹些杂乱无章的桃花。

小黄握紧了手中的瓶子,上前抱住了我,我感触到了他微凉的体温,瑟瑟颤栗。

第二日,案桌上照常一晚冰糖莲子羹,却没有一枝带晨露的芍药,温若白走得匆忙。

我捧着莲子羹,就像捧着我那心尖儿上的人,一时之间悲从中来。

还没缓过来,就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一身金黄锦服,衣摆下龙蟠祥云飘动,赵兆低着头萧规曹随地跟着他。

“真是蓬荜生辉,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,二师兄。”我微笑道。

二皇子负手而立:“小初九,好久不见。”

我师父好捡学徒,眼刁得很,专挑皇家贵族中的孩子当学徒,我的二师兄,学不精师父的医术,只需回家承继皇位了。

“不知二师兄来我这儿有何贵干?”

二皇子历来威严,面沉如水道:“来寻一位故友。”他逐渐走来,“故,是已故的故。”

他把手搭在我肩上,压得我动弹不得,“小初九,乖乖告诉我,温若白在哪里?”

我皱眉道:“二师兄真是久居深宫忙于政务,回忆力衰退了,温若白不是现已死了多半年吗?”

“别跟我装了,告诉我他的下落。”

“你为什么非得找到他,乃至是尸身也不放过?”

二皇子面色阴沉,眉间悬针深重,“他是有功之臣,怎可流落异乡?”我少时和二师兄友谊不深,现在细心看着他的端倪,忽然觉得二皇子和毁容前的温若白有二分类似。

我心中大骇,猛然间想起多年前的一些风言风语,传说,温若白并不是老将军的儿子。

温若白天然生成异瞳,寻常人不留意,我作为他的脑残粉,自然是知道,他的左眼在微光下会泛莹光,加之他深邃于常人的五官,这么多年……我一向认为是老将军绿了。

温若白在南疆死得奇怪,我福至心灵道:“是你要害他?”

二皇子冷笑:“这杂种本就该死!我分明便是储君,他凭什么出来挡道?”

二皇子带人搜寻了整座巫医谷,温若白的半点影子都没找到,他气个半死,满目杀气,忽然阴毒地盯上了抱着小医箱的我。

“呵呵,小初九,你不是对温若白情根深种,那就让师兄看看,他是不是对你也有这份友情。”

5.揭开本相

我被打晕带进了深宫,二皇子怜惜地喂我喝了一碗发黑的药汤,我喝了一口皱眉吐了出来,“这是断魂汤。”

二皇子温柔道,“我当年上山学艺,师父说我用心不专什么也不愿教我,这仍是我悄然翻阅藏书阁的禁书学来的,你知道多少人死在我这碗汤下吗?”

断魂汤无色无味,以钩吻断肠草炼制而成,却是人间最暴虐的毒药,服下之人在七日内逐渐肠穿肚烂,感触七魂六魄一点一滴地消亡。

我躺在床上,闭上眼,感触生命力一点点地消逝曩昔了,二皇子逼我说出温若白的下落,我不知道,断魂汤的毒性蛮横,搅得我肚子抽疼,我疼地背面一身盗汗,就这么熬过了六日。

第七日,琉璃天,夜未央。

满天火焰自东宫深处燃起,宫人们匆忙大喊走水了,我蜷缩在床上,体内寒气逼人,身遭热浪涌动,冰火两重天。

有人猛地掀开了我的被子,汗水迷蒙了我的眼,我吃力地张开双眼。

一张俊美清隽的脸映入眼帘,是我一见倾心的脸。

温若白抱起了我,我无力地环着他的脖子,死死地盯着他了解的脸看,“是你来了……你的脸怎样好了?”

“我找到初十给我治好了脸。”他低声道,“对不住,我来晚了。”

火光冲天,我看他无缺如初的脸,如释重负,他们都说温若白长得不像中原人,又身负异瞳,是贪狼星转世。我瞧着,分明是顶美观的一个人,怎样一个个都想让他去死。

后来我才理解,他长得像当朝皇帝。

大庆皇帝年轻时与狼夷族公主相爱,可满朝文武百官不同意,说堂堂皇帝,怎样能够跟蛮夷小族联亲,血缘不正,公主悲伤之下一病不起,留了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小娃娃,狼夷族年代信仰苍狼,那小孩出世之后,一只眼睛也跟小狼相同,泛着悠悠莹光。

后边,皇帝悄然把小孩藏在当年不对立他的一个将军家里,小孩儿逐渐长大,似名剑出鞘,崭露头角,皇帝甚是欣喜,可太子之位还空缺,凶相毕露的人们就盯上了这个小孩儿。

“二皇子怕我夺他之位,想方设法地骗我去了万毒窟,让我受千虫万蛊咬嗜而死,想不到,他竟心狠手辣到对你也下手,初九,千万别睡!”温若白拼命地摇着我。

我昏昏沉沉道:“二皇子……对我下了断魂汤……”

我不舍地靠着他的胳膊,腹中疼痛好了些,苦笑地想到,曾经温若白对我爱答不理,现在舍命前来救我,我也不算白忙活一场。

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加商。怎样办情浅缘短,抵不过断魂汤的七日之毒。

我昏昏欲睡,混沌间听见温若白的一声奋力嘶吼,他发狠地咬破了自己的手腕,有温热腥甜的液体送到我嘴里。

我两腿一蹬,痛死曩昔。

再一睁眼,我又回到了巫医谷,初十趴在我床边守着我,见我清醒了,哭着抱着我,“呜呜,师姐,还好你没事。”

“怎样回事?”我疑问道,二皇子的断魂汤毒性桀,而我居然毫发无损。

“临危之际,温若白喂了他自己的血给你,还好他有个百毒不侵的身体,血也可解百毒,这才让你捡回一条命。”

初十担心肠看着我,“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当地吗?”

我摇了摇头,皱眉冷笑道:“初十,你的手工不错嘛,竟让温若白的脸康复得跟曾经一模相同,说吧,什么时分把主见打到我身上的?”

初十心虚道:“哎呀,还不是我那死鬼老爹的主见!二皇子暴政扰民,怕我父王藩王拥兵自重实力过大,想要回收南疆权力,若他上位,我南疆可就惨了,我父王知道温若白的身世,在他身陷万毒窟的时分救了他一命,惋惜我学艺未精治不了他的伤,悄然送到你这儿的时分走漏了风声,这才被赵兆盯上,二皇子这个恶毒小人,居然不管同门之情下毒害你,还好温若白带着旧部赶到,一把火烧了东宫,这才救你出来。”

我一愣,温若白居然做到如此境地。

门嘎吱一声响了,温若白端着一碗冰糖莲子羹踌躇在屋外,不知要不要踏进来。

初十推他进来,自己掩上门悄然下去。

温若白默然上前,坐在我身侧,道:“想到你要喝苦药,怕你太苦了给你吃点甜的。”

我静静地看着他,摘下白纱仍是我那了解的脸庞,凤眼朱唇,左眼幽光,似满天繁星。

“你仍是我的小黄吗?”我靠在他胸前。

“自然是你一辈子的小黄。”他抚上我的发,“永世相随。”(作品名:《迷惑郎心》,作者:殷大歌 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重视】按钮,第一时刻向你引荐故事精彩后续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