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在线

从军往事(五)

一九七六年,对于我们国家来说,是多灾多难的一年,也是党和国家命运生死攸关的一年。

一月八日,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。全国人民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。伟人的去世,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脚步是否会放慢,全国人民正处于深深的忧虑中。

移防北疆,我们又经过了一次巨大的部队整改。做为军队,国家的安全就是我们神圣的使命。任何的干扰破坏都将无济于事。

我们的新上级北京军区守备一师,前身是北京军区工程兵第一工区。愿驻地在太原,一九六九年冬天根据国际形势的需要,来到了这个不毛之地。寒风刺骨,冰天雪地。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,考验着这个光荣的群体。师党委提出“环境苦,不怕它。条件差,改造它”。靠着坚韧不拔的精神,一镐一个白印的毅力挖出一个个地窝子用来存身。后来又用石头砌筑营房,经过几年的艰苦创业,一个个防空洞建起来了,一道道战壕建起来了,一座座平房建起来了,逐步改善了居住环境。也深深的扎下了根。受到了军区领导的表扬。

我们初来乍到,一切都是空白。团党委号召向师党委学习,靠自己的一双手,建自己的营房。也要在这里扎下根,完成卫国戍边的神圣使命。

我们暂住地二道河,离营建地约有七华里,每天背着沉重的铁锤,钢钎到那里打石头。因为有的战友就没有干过这活儿,锤子砸到手上的事是经常的事。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。特别是经常刮大风,来了就是昏天黑地,裹携着沙粒,吹在脸上就像针扎一样的痛。

吃的是当地供应的春小麦面粉,蒸出的馒头好像不熟,吃起来又粘又酸,实在难吃。但当时实行的是当地定向供应,也没有别的选择,只有硬着脖子往下咽了。还没有蔬菜吃,主要是土豆。老部队的战友们编的顺口溜是:“土豆丝,土豆片,饺子包的是土豆馅”,这是真实写照。如果想改善一下生活,就要从张家口长途运来。这样讲吧,想每天有个青菜吃,简直就是个奢望。

就这样,军事训练没有耽搁,上山照样打石头,各项工作没有任何的延误。特别是业余生活还丰富多彩,师文宣传队,经常在大礼堂给我们表演节目。还有地方的演出单位也来慰问,给我们单调压抑的精神生活增添了色彩。

团里为了活跃连队文艺生活,号召各连队组织演唱组,排练一些短小精悍的小节目,最后全团汇演。我们连队的演唱组实际上有几年活动历史了,主要文艺骨干有:七一年老兵王军,肖志强,七三年老兵刘希文,李耀峰,陈傲保,七四年张新科,王允富和我。由排长刘建明负责,我们的导演由王军和刘希文担任。他们都是城市兵,见多识广,思想活跃,在学校的时候都是文艺骨干,所以很有艺术才能。

我们演出的有小演唱,小舞蹈,小合唱。快板,山东快书等。肖志强,张新科战友喜欢二胡,我也学吹笛子。别看人少,还算五脏俱全。我们就是利用晚上业余时间进行排练。在七六年七月四日团里文艺汇演时,我们还获得优秀奖,王军,刘希文,张新科三位战友还被团里的宣传队选中,参加师里文艺比赛。

我们这些文艺积极分子,在军事训练时,进行现场鼓动喊话。用顺口溜,快板形式表扬好人好事,经常写黑板报,活跃了连队气氛。也促进了各项工作的顺利完成。两个月来,从移防到守备一师,指战员心情也在走向稳定。各个方面逐步正规。骄傲的说,我们这些宣传员们功不可没。

七月六日,传来恶耗,我们敬爱的朱德委员长逝世,其功绩和对我党我军的贡献不用赘叙,他老人家的对我们的恩情那是感天动地。只能祝愿老人家一路走好。

七月二十八日三时四十二分五十三点八秒的时候,因为我当时正在值班,觉得大地强烈震撼,立即一边跑一边喊,“地震了,快起来,地震了,快起来。”战友们和老乡都迅速起床跑到屋外。后来知道震中是在唐山丰南一代。造成了巨大损失。党和政府倾全国之力,支援唐山,抗震救灾。

九月九日,更大的恶耗传来,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心脏停止了跳动。这可是晴天一声霹雳,无比惊愕。总认为不可能,他老人家不会离开我们。会和我们永远在一起。但是,这确实是真的。顿时整个军营一片哭声。沉浸在无限的悲痛之中。

突然上级命令,立即进入一级战备状态。全副武装,火炮进入阵地,做好一切战斗准备。就这样我们在坑道里吃喝拉撒,做到衣不脱下,枪不离身。各级首长都在战斗岗位,我们也明白国际形势和行动的必要性。人人表决心,表示一旦战斗打响宁可前进一步死,决不后退半步生。决不让来范之敌越界一步,如有来犯,定将其一网打尽。那近十多天时间,不得跟外界联系,不得到外边活动。毛主席的追悼大会我们是在坑道里听取广播而参加的。

后来解除战备命令,我们从坑道里出来,才又恢复了正常的日常工作。可一个没有了毛主席的中国的前途和命运。又在我们心里久久放心不下。

一九七六年的十月的一天,艳阳高照,锣鼓喧天,歌声阵阵。举国沸腾了,压在人民心中的阴霾情绪突然爆发,中国有希望了,四个现代化有盼头了。我们的日子好过了,一个新时代又展现在我们面前。

作者简介: 刘文奇,笔名,邺夫。祖籍河北省临漳县。现居河北廊坊市。中共党员,退伍军人。热爱文学,诗歌,书法等。作品散见于《首都文学》,《上海文坛》,《文学百花园》,《邺城文学》《作家故事》《廊坊都市报》等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