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编采访

康熙十八年的武状元成大内能手,如今新居完好不堪!

罗淇,出生于官宦之家,浙江省绍兴市长塘镇篁村人。清朝康熙十八年己末科(公元1679年)武举一甲第一名,殿试钦点武状元,授一等侍卫。一等侍卫,清代侍卫中第一等,武职正三品。由上三旗子弟中才武出众者及武状元充任,掌管廷宿卫以及随扈皇帝之事。身穿黄马褂,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大内高手。

因旧县志中未立传记,家庭世系及生平事迹等均无法查考。现根据民间传说,分中魁前后、荣归伏祸、受命遭殃、削职为民及含冤而死五方面记述。

一、中魁前后

故事发生在康熙十年(公元1671年)一个深秋的傍晚,天是阴沉沉的。罗三公子(罗淇家中的称呼)身穿紫色马蹄袖开衫,头戴束发紫金冠,右肩背着一张弹弓,左边挂着弹袋。骑着一匹白马,不带书僮,从篁村策马驰出松门,打算到后鸡山去探望外祖父母。

经过长塘镇,沿着狮子河岸,慢慢朝藕庄走来。罗三公子骑在马背上,偶然抬头远眺,龙会山巅,飞瀑奔腾,宛似白练高悬,间或俯首斜视。但见藕庄渡口,农夫们耕罢荷锄纷纷归来。相继以绳代桨,跃登方舟,冉冉渡往对岸。河边乌桕,满树红叶,迎风飞舞,分外鲜艳美丽。此情此景,顿使罗三公子闭目沉思,竟致昏昏欲睡。归鸦阵阵,惊醒了罗三公子,于是他扬鞭跃马,匆匆赶路,抵达后鸡山村外祖父母的家中。

外祖父母想到外孙罗淇,已在康熙八年己酉(公元1669年)考中过武举人。如果等到大比之年,劝他到京去参加会试,也许会考中武进士。可是罗三公子生性豁达,一贯视功名利禄如粪土,依然游山玩水,四出登门会友。父母亲远在江西,家中只有老祖母,不去管教他。他的外祖母心急如焚,写信告诉了女婿。

不久,父亲直接来信督促他加紧复习文武韬略,锻炼弓箭武术,做好赶考的准备。由于罗淇自幼习八股文而不习武艺,体质不是很强壮魁梧,看上去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模样。但由于天资聪颖、勤奋刻苦,因此在三年时间里,由父亲介绍,离家远游,投拜名师,学习武艺,进步很快。

康熙十五年(公元1676年)夏天,罗淇从江西出发,带了书僮取道进京,参加会试去了。康熙十八年己末(公元1679年)初秋,康熙皇帝下诏,开科考选武进士,典放兵部尚书为主考官。考期已到,各省来京赴考的武举人纷纷来到考场。

主考官及陪考官早已全副披挂端坐将台正中,宣布考试科目和规则。吩咐值场将校,按照名册点名列队完毕,开始轮流比武。考试科目为举重比武、跑马射箭、原试策论等三场。轮到罗淇考跑马射箭科目时,只见他拉了满弓“啪嗒”射出箭,也射中了靶心,但由于罗淇力气不够,使劲用力,整个人差点从跑动的马上跌下来。

头已经垂到了马肚下,看的人都睁大了眼睛,幸好人未落地,仍然顽强地拗了起来。旁边看热闹的人嘘声一片,认为这名考生应该认定失败。但主考官很喜欢罗淇,有心要帮一帮他,灵机一动说:“这姿势很不错呀!既射中了箭,又保护了自己,可谓拗马射箭!”主考官这样说,自然压住了众人的争议。三场考毕,考生出场,各回寓所,听后发榜。大约十天后,成绩揭晓,果然罗淇考中进士一甲第一名。考生们都迫切等着皇帝殿试之日快点到来。

八月十五日中秋佳节,清圣祖康熙皇帝下诏,定今日举行本届武科殿试,钦点状元。消息传出后,京城里外呈现出一派欢乐景象。早晨八点,三声号炮,演武厅正门大开,经会试录取的一百多名武进士。

穿戴整齐,由陪考官率同鱼贯进入演武厅,在大校场上面列队,恭侯圣驾降临。九点又是鸣炮三响,接着传来鼓乐之声,遥见康熙皇帝乘坐金鸾宝坐,排列全副鸾驾冉冉来到演武厅,登上点将台,安坐在宝座正中。

鼓乐声停歇后,传下圣旨,先点传胪,然后由兵部尚书宣布考试科目。第一是举重比武,规定应试人双手单擎一对硕大的铜狮,绕场一匝,要求做到心平气和,面不改色。第二是跑马射箭,先是步射,然后是马射,将校场四周柳树顶梢系上红绒球数枚,作为箭靶。应试人骑马沿驰道飞奔三匝,每遇小红球,挽弓发矢,射断红线,做到箭无虚发,红球完整落地。

兵部尚书宣布完毕,考试开始。由传胪唱名传呼一甲前十名武进士,轮流应试。转眼已过晌午正刻,武试科目全部结束。康熙皇帝在台上看到各位应试武进士,个个精神抖擞,又看到了罗淇少年英俊,武艺出众,龙心大悦。

主考官兵部尚书宣告武试完毕,按照惯例,明日拂晓卯时前齐赴保和殿参加御前面试。于是圣驾排班回宫,众进士跪送,三呼万岁,然后纷纷出场各返寓所。第三是试弓、刀、石。罗淇在殿试中武勇技能得到了充分发挥,只见他臂力方刚,雄姿迈从,驰快马以追风,三驱入彀;发飞凫如闪电,一矢穿毡;箭则贯百步之熊熊,弓则弯六钩之象铒;刀石悉征其余勇,铃尤熟于经文。综观诸艺允冠群英。

翌日拂晓,一甲前十名的武进士赶到午朝门外,等候内宫太监传呼进宫见驾。兵部尚书等也早已进入朝房等侯。不久,康熙皇帝御驾已在保和殿升殿坐朝。众文武官员依次登殿跪呼万岁,分站两侧。

值殿太监传下圣旨,宣昨日武考录取前四名武进士入朝。跪拜参见完毕,康熙皇帝对前四名武进士依次亲自命题作答,罗淇又以超群的武艺知识聪慧对答,被皇帝钦点为武状元。康熙皇帝亲定甲第后,再行传胪典礼,又钦赐红绿彩球一挂,并亲手给罗淇佩挂。中午在文华殿内设琼林宴,命兵部尚书陪宴。次日,新科状元佩着彩球坐轿游街三日,并给假三个月回家乡祭祖。这是历朝惯例,不再赘述。

二、荣归伏祸

罗状元心想父母现在江西吉安府任知府,此番乡祭不妨先到江西探双亲。于是他随带侍从押着行李浩浩荡荡离开京都,乘船抵达吉安城。舍舟登陆,开锣喝道进入知府衙门。父母亲见到自己儿子中了新科武状元,衣锦还乡,也十分高兴。

过了几天,父亲说:“江西抚台是我的顶头上司,你应该特地到南昌去参拜他,以尽子侄之谊。”罗淇遵嘱,一行人快马来到江西南昌府,首先找好行馆住了下来。他考虑到,江西抚台既是父亲的上司,明天我去参拜他,应当以子侄辈的礼节便衣骑马去为佳。

次日早晨,随带书僮,拿了具名年侄的手本,骑着马来到抚院门口,下马后先叫书僮到号房里递上手本。可是他初涉官场,不知道官场中递手本,要先送给旗牌官一笔相当数量的门包。果然抚台衙门号房里坐着的旗牌官看到递手本竟敢不送门包,心里很冒火,就随手把罗状元的手本压下不去通报。

罗状元和书僮足足等了三四个钟头,未见抚台传见。叫书僮催问,旗牌官傲慢地翻着白眼说:“抚台大人没有空!”罗状元听了十分气愤,便和书僮出来,回到行馆,立即换好状元袍服,佩上钦赐彩球,坐着大轿,鸣锣开道朝抚台衙门而来。旗牌官见是新科状元轿抵辕门,不敢怠慢,慌忙入内禀报。抚台传呼大开正门,将罗状元迎入大厅。行礼让坐,聚谈间,知是吉安罗知府之子,抚台心中大为不满,暗想你这小子目空一切,竟敢在老夫面前大摆状元威风,总有一天撞在我手上!从此就积下了隙仇。

第二天,罗状元回到吉安,由于假期短促,拜辞父母,日夜兼程,回到绍兴老家,祭祖探亲。 罗淇中武状元后,按当时惯例,要在家乡土地庙及罗姓祠堂面前,树立两副旗竿,以示荣耀。但篁村原有土地庙,仅五间半平屋大小,规模简陋。

树立状元旗竿,很不相称。罗淇在村头将小土地庙拆除,另建一所阔三间七架有庑廊规模较大的土地庙。门前树立旗竿,旁建马厩。由于罗淇辈份不大,不能在长辈门前骑马而过,特在庙旁立一块上马石,以便在庙前上马。这所新建土地庙叫新庙头,他又在拆除的旧土地庙地上新建罗氏家庙,颇具规模,里面有万年戏台,门前同样树立一副旗竿。现据篁村老一辈人讲,此罗氏家庙因年久失修自然坍倒。

三、受命遭冤

三个月一眨眼过去了,罗状元假期已满,匆匆驰返京都,叩阙销假。当时适遇西藏叛乱,举兵起反。康熙皇帝接到边关奏报,命值殿太监紧急召集文武大臣,坐朝议事,商讨派谁挂帅出关征讨。

这时那位江西抚台已调入军机处任职,有意报请新科武状元罗淇为讨伐西藏的兵马大元帅。皇帝听了大为赞赏,急召罗淇上殿当面策封。御赐元帅金印,限期点齐十万兵马,立即起程西征。这位原江西抚台,暗中派遣心腹将领充当监军。临出发前,授以密计,命他每逢罗状元打了胜仗,均要改为败耗谎奏朝廷。

罗状元在西藏前线一年多来,由于奸佞当道,颠倒是非,每一次胜利均被监军以胜为败谎奏朝廷。康熙皇帝接连十九次收到罗淇西藏作战的败耗,恼怒万分,立即传下圣旨,将罗淇摘掉帅印,押解来京问罪。罗淇被递解到京,幸亏兵部尚书认为此事可疑,尚待彻底调查,从中说情才免于一死,获得从宽发落。遂将罗淇削职为民,发回原籍,不予录用。

四、削职为民

康熙二十一年(公元1680年),罗淇被遣送回绍兴市长塘镇。他的老祖母年逾八旬,是年冬天,在家病故。他悲哀恸哭,为老祖母办理丧事,殡殓归葬悉尽孝礼。他深知蒙冤受屈,但也无法申辩,只好深居简出,安下心来,在农村中从事耕读生涯。

他平时酷爱养竹,就在村前屋后广植修竹,后人故把该村称为篁村。他每日清晨坐在竹林中练习书法,诵读古文诗词,倒也自得其乐。据说他的书法苍劲有力,对文史的造诣颇深。

五、含冤而死

过了几年,那位陷害罗淇的军机大臣(即原江西抚台),因奸迹败露,被从严治罪,罗淇之冤才水落石出。从罗淇削职回籍的几年当中,西藏叛乱一直未平。据边关官员传报,说西藏叛军提出,除非再派罗元帅回来,我们才愿意放下武器,归顺朝廷。

这一消息传到康熙皇帝耳中,使他豁然醒悟,原来罗淇在西藏威望卓著。前所报十九次败耗,均系奸人诬陷所致。既已削职贬为庶人,自应迅速下诏,给予平反,重新起用。康熙皇帝心情过于激动,急于面见罗淇,未将实际情况明白下旨,急下诏敦促罗淇返京。惜因罗淇误解为再治其罪,遂萌自裁之念,面北跪地,服鹤顶红而死。一代沉冤,未能昭雪,从此长埋于竹林深处!

从罗淇中魁,迄今已整整三百余年了。如今罗状元居住过的老屋,除周围各屋由百姓居住或翻修或改建找不到原来的样子外,还尚留三间老屋维持原样,因屋主人另择地建宅,房子年久失修,屋宇一角破败倒闭,已成危房。

老屋前面尚有一块旗竿石,另一块不知所终。历史上享有盛名的那块蓝底金字题有“兄弟同科”的匾题,“文革”中被一老干部机智保存,现藏于罗村一教师家。状元之坟在篁村靠溪坎烂石湾,现在也无法找到了。

对罗淇的事迹真相,现在已经难追查考证了。民间传说虽然不可信,但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。但历史上有这个武状元,那是板上钉钉,不容置疑的。

《康熙实录》:“康熙十九年庚申,五月,己丑朔。湖广阵亡正蓝旗阿达哈哈番图赫德、镶白旗骁骑校珍特,丧至。遣一等侍卫鄂七尔、罗奇,往奠之。”这个罗奇,就是武状元罗淇,不可能是其他人。清朝的时候,汉人想成为一等侍卫,只有考中武状元这一条路子。雍正五年(公元1727年)定武进士一甲一名(武状元)授一等侍卫,其余都是王公贵族。

《康熙实录》:“康熙二十一年乙亥。宗人府会同议政王大臣等题、臣等会议闲散宗室噶尔齐、燕代、叩阍控告内大臣宗室额奇、侍卫伯尔赫一案。额奇收受原任侍卫梁鼎,金碗银两等物。应将议政大臣、领侍卫内大臣、辅国将军、革去、永不叙用。伯尔赫、收受原任兵部尚书王弘祚银五千两、应将一等侍卫、辅国将军、革去、永不叙用。其应得重罪、事在赦前、俱免议。应追赃入官。从之。”

据推测,一等侍卫罗淇,很可能在这场贪污受贿案中受到牵连,被削职为民。但他也没有和内大臣额奇同流合污呢?答案应该是否定的,看他的故居就知道了。作为状元住过的房子,如今成了危楼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