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新闻日记

当年去巴拿马修运河的华工,后来怎么样了?

巴拿马运河,堪称是西半球的十字路口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而巴拿马运河的修建完成,没有来自清朝的华工的努力是,是不可想象的。

这里本是巴拿马地峡,是哥伦比亚(新格拉纳达)的地盘。在这里开凿运河,欧洲列强可以节省大量成本,从美洲抢劫大量金银财宝。美国已和哥伦比亚签订协议,保证地峡的中立性。美国非常狡猾,只想控制地峡,不让其他国家占便宜,赖着不修运河。

哥伦比亚急着靠运河赚钱,就和法国谈修运河的事。谈妥后,1881年,法国成立了巴拿马运河公司,两年后动工。

法国距离巴拿马太远,靠从法国本土运工人干活不现实。挖河是个苦活,法国人谁愿来?法国就盯上了清朝。法国驻广州的领事克勒找时任两广总督的刘坤一,问老刘能否派一批华工去修建巴拿马运河。

刘坤一对此事持开放态度。很快,约有一千名华工漂洋过海来到万里之外的巴拿马从事苦力。不过,相比工程量浩大的运河而言,人数还是不够。光绪十三年(1887年),法国的巴拿马公司又派人来找当时任广东海关道的盛宣怀接洽此事。

为什么不找两广总督呢?两广总督是张之洞对这事不怎么上心。法国通过盛宣怀,联系广东当地的地主,“诱骗”华工赴巴拿马。有两广总督的阻拦,这一批去的人不多,可考的数字是651人。

人数还是不够,法国接着骗。

光绪十五年(1889年),巴拿马运河公司学聪明了,不直接和清朝的封疆大吏打交道。他们从列强在清朝设置的口岸城市,香港,以及已在南美其他国家生活的华人,“坑蒙拐骗”四千多人,成批运到巴拿马地峡。

怪不得法国本土的人不想来干活,这不但是世纪工程,更是“要命工程”。巴拿马地峡属于热带气候,森林密布,蚊虫在疯狂传播疾病。华工修建运河时,法国工头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,恶行累累。从1883年正式开工,到1890年停工,有400名华工累死或病死。

为什么停工?公司账目上的钱都不知道去哪了,或者钱已经用完,被迫停工。

法国不甘心投入这么大的力气修运河,最终半途而废。1893年,法国又成立一个巴拿马运河公司。该公司恶习不改,又派人蹿到清朝,诈骗华工干苦活。当时清朝和法国关系不太好,总理事务衙门要求两广总督李瀚章(李鸿章的哥哥)拒绝法国的无理要求。李瀚章不理睬法国代表,法国代表只好像贼一样,东蹿西闪,今天骗两个,明天骗三个。虽然有些华工去了巴拿马,但没多少人。而这个所谓的新巴拿马运河公司,因经营不善,没多久也关门大吉了。

法国最终放弃了修建运河的努力。接棒的是美国人,但哥伦比亚不同意美国修运河。这个好办,1903年11月3日,美军进入巴拿马,强行把巴拿马从哥伦比亚分离出去,这才有了巴拿马国(可对比南苏丹)。15天后,美国和巴拿马签订协议,正式修建运河,美国对运河有绝对的控制权。

法国的运河公司倒闭之后,在工地上干活的华工,分散到周边各个国家。美国开工后,又把这些华工找回来继续出苦力。但工程这么大,工人数量依然不够。美国就学习法国,派人到北京找清朝外事衙门,希望能允许美国招募华工。

别看清末腐朽透顶,但该有的硬气还是有的。清朝拒绝美国的要求,理由是巴拿马地处热带,华人在那里生命得不到保障。当然,清朝是婉拒,说这事咱们可以慢慢商量。

慢慢商量?美国人可等不及,又重拾起法国的肮脏把戏。在和清朝外事衙门交涉的同时,美国派人鬼鬼祟祟地蹿到福建等地,通过虚假宣传,诈骗华工赴巴拿马。等闽浙总督丁振铎发现时阻止,美国已骗了两千名华工到了香港,换船去巴拿马。

美国工头和法国工头一样的德性,不把华人当人看,逼他们干最苦最累的活。有个说法,说巴拿马运河每修好一米,就有一个华工被累死。巴拿马运河在华工中间有个恐怖的称号——死亡的河岸。可以算一下,巴拿马运河总长81.3公里,折算成米是多少?

1914年,浸透无数华工鲜血的巴拿马运河竣工,1920年正式通航。

相对法国和美国的恶霸工头,还是巴拿马人有良心。在当初修建运河最为艰苦的库莱布拉山工段,巴拿马人修建一座契约华工亭,以示永远不忘华工之于巴拿马运河的贡献。

巴拿马400多万人口中,约有15万华人,是拉美地区最大的华侨聚集区之一。2004年,巴拿马宣布每年3月30日为“全国华人日”,以此肯定华人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。

更多历史地理文章,请订阅微信公号,地图帝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