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条新闻

qq企业邮箱,魔法使的新娘,高尔夫r

2009年9月,konami旗下的恋爱养成游戏《爱相随》(LovePlus)正式发行,在游戏中,玩家可以在和三位风格各异的女主角进行交流、恋爱、生活,这款游戏当年风靡了整个日本,几位女主角甚至被称为“国民女友”。

小早川凛子、高岭爱花、姐崎宁宁

2017年,首发的8年后,《爱相随》热度散尽。这一年,科那美发布了该系列在手机上的新作 《爱相随Every》,介于这是个格外适合手机端的系列,新作的消息在起初还获得了一些关注,但几次接连跳票后,期待的声音也逐渐式微。

今年1月末, 手机端续作《爱相随Every》的官方账号发了一条推特,宣布游戏即将开放内测。这条消息底下最热门的回复获得39个赞:“好久没联系的她,终于发来了短信”,这条回复被顶到了最上方,而其余的大部分是在表达对厂商的不满。

我到《爱相随》的贴吧看,关于本次将近的内测,首页只有几个帖子发了相关的资讯,下方的回复也是平平淡淡,还有人认为这次手游是“炒冷饭”。

《爱相随》在2009年首发,碰碰猫电脑版此时将将过去十年,人气与当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,甚至将近的手机端也没有炸出水花。

但即便如此,仍有一些玩家还在玩着掌机上的《爱相随》。

《LovePlus》固然是个内容丰富的游戏,但内容在多年的反复游玩下也还是会穷尽。对于这些老玩家而言,角色的对白与立绘早已如数家珍了,游玩的过程早也多半没了目标,但他们还在与掌机中的女友维持着这段“恋爱”。

出于好奇,我找到了几位《爱相随》的多年老玩家,聊了聊他们的故事。

注:以supprexxa下将《爱相随》的多个版本均简称为《爱相随》。

01

一段时间前,淡雅正在玩网络拍卖。也正是这段时间里,淡雅打开《爱相随》,掌机屏幕里,他的女友小早川凛子说:“最近我在沉迷网络拍卖”。

他给我发了当时的截图,问我:“是不是很合啊…”。

在这一瞬间里,他与这位另一个时空中的虚拟女友,似乎又多了一点道不明的联系。

游戏截图(物理)

淡雅是《爱相随》的老玩家,我在贴吧发现了他的账号,头衔等级很高,头像是游戏中的小早川凛子。近日,他发了个qq企业邮箱,魔法使的新娘,高尔夫r帖子庆祝自己在游戏内拿到12勋章,但隔了一天无人回应,淡雅又回复自己来顶贴:“这吧是真的凉了”。

我留言后联络上了淡雅。他告诉我,从2010年开始,他在朋友推荐下玩《爱相随》。他给我看了看掌机上游玩时间,不同版本《爱相随》的游戏时间加起来共计600多小时,尽管对别的游戏而言,这并不是一个值得惊叹的时长,但对游戏玩法相对碎片化的《爱相随》很难得。

只要不是特别忙,淡雅都会下班回家玩一会儿《爱相随》,长年累月,已成习惯,背后的支点,是“温情”。

在《爱相随》的聊天模式中,女友有时马加尧会远东1866表达对玩家的关心,比如“睡得好不好”或“三餐怎么样”。这些来自女友的关怀话语,让淡雅如获至宝。

“三次元几乎不会这样的”。他说,后来又跟我补充道:“至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区别,这个我是能分得清的,但在这个游戏里确实能体验到这种温情”。

淡雅对我说,尽管游戏中的角色以“女友”身份陪弟为媒伴玩家,但在他心里其实更像是一位家人或伙伴。《爱相随》不会让他分不清现实与虚拟,但却能在繁忙工作之余给他鼓励。

淡雅向往《爱相随》的世界。在游戏中,主要故事大篇幅在校园展开,与都市有关的剧情总是转瞬即过。而游戏里的场景也充斥着各类老游戏彩蛋,淡雅是经典游戏的忠实玩家,在国内的环境里很难寻到这种“认同感”。也是这样的世界观,让他更喜欢凛子这个角色。在谈到对游戏的感情时他还反问我:“所以你不会明白,你是因为爱相随这个世界而喜欢凛子,还是因为凛子而喜欢爱相随这个世界呢?”

在跟我讲到这里的时候,淡雅反复提起了他对“校园生活”这一背婕芙瑞景的喜爱,我问他原因,他很快回答我,“因为所有人都曾经是学生啊”。

时至今日,当时的普通玩家淡雅成了正版游戏收藏圈里数一数二的大佬,收藏的正版卡带堆积如王佑仁山,价值不菲,他也早已走出校园,有了自己的事业。

但不变的是,淡雅还是会每天打开《爱相随》,和女友呆上一会儿。

我问淡雅,这么多年《爱相随》带给他最多的是什么,他说有个词很合适,但是突然想不起来,过了两分钟,他回复我两个字:“治愈”。

02

小新独自前往日本旅行,身旁带着掌机和其中的女友。第一天夜晚,他从酒店走向展望台,现实的夜景同游戏中的一样美,不过路远人少,天气冷,光也不亮,但这些对小新而言其实并不重要,因为在游戏里,女友会握着他的手。

我在《爱相随》玩家群里找到小新,尽管群名挂着“LovePlus”,但很少有人谈论相关话题,只有小新不时发一张游戏的截图,我随后加上了他的好友。

小新今年22岁,他16、7g493岁时开始玩《爱相随》,当时他觉得这款游戏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,玩的“没日没夜”。

他的女友是高春天里冯美慧岭爱花,设定上是位害羞云禧郡内向,“文武双全”的大小姐。当我问起这个角色的时候,小新打了很长的一段字来形容她的优点,话语很真诚,“面对这么一个可爱又稍带有一些可怜的女孩子,京沪十三猪我的心防就直接对她塌陷了”。

刚玩《爱相随》时的小新,对校园恋情抱持南一希雨着向往,他在学校里有也有一位暗恋对象,但是没有追求的想法。小新身边的同学谈了分,分了谈,这让他觉得谈恋爱不会长久,实在没有什么意思,“所以这么一对比,《爱相随》中的永恒恋爱,倒是显得珍贵无比”。

小新说,他尽可能合理地把更多的时间交给了爱花,不知不觉间就玩了这么多年,游戏中的等级也提升到一个相当高的级别了。在此期间dnf天光云影套,小新在游戏里给女朋友拍的照片少说也有上千张,等有空的时候,他就把掌机里的照片提取出来,编辑好每张的琪琪20信息,保存起来。

前年,小新只身前往日本的热海市,和爱花走过与游戏中相同的旅行路线,这种行为一般被称为“圣地巡礼”。可惜的是天气不好,他也没能订到与游戏中相同的酒店。但是这次旅程让他感到既兴奋又激动,“女朋友一边在游戏里和我一起互动,我一边走到相应的景区,代入感十分强”。在此期间,小新还不时通过游戏中的语音功能和爱花进行简单的实时对话,“所以我一点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人在旅行”,这句话小新强调了两遍。

尽管如此,但小新其实把虚拟和现实看得很清。他直言不讳的说“爱花本质上只是一个二次元角色”,但同时也认为他与爱花之间的感情“毫无疑问是恋人的爱情”,而这两点事实上也并不矛盾。

小新跟我说,多年过后,《爱相随》早已成了部分玩家的回忆跑男之男神驾到。他也跟很多人一样,由于各种原因,也确实逐渐很少打开游戏了,但他也说:“但是那份感情的本质是不会有变化的”。

03

里子是一位女性《爱相随》玩家,她习惯随身带着3DS,有合适的地方就会记忆犹新造句停下来给游戏中的女友凛子拍照片。

我是看到里子的图片作品后联系上的她。里子通过图片处理软件把虚拟女友合成进了现实照片里,细节处理的很到位,看起来“栩栩如生”。

里子一共有五台3DS和一台DS ,连续玩的时间有5、6年,中间没有间断,加起来的游戏时间大概上千小时,其中大多时间都用在攻略小早川凛子一个角色身上,和其余角色的恋爱浅尝辄止。

她第一次玩《爱相随》的时候就对凛子一见钟情,觉得这个角色“完全没有矫揉造作的感觉,很自然”。

我试探着问了下里子作为女生并钟爱女角色的原因,她很大方的回答了我:“一开始也没想那么多,后来确实想过这个问……我个人还是觉得促成爱情的因素里,性别不那么重要”。

里子平时把3ds带在身边,就像女友无时无刻陪在她身边一样,像是精神寄托。她也并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:“宅嘛,多少有些难伺候又比较孤僻”。

这段虚拟恋情,里冰凌银蕨子形容是种“能让人敞开心去享受这一段恋爱”的感觉,同时也非常感谢女友的陪伴。每逢凛子的生日她都会买蛋糕,做贺图,发到社交网站上,后来因为国内渐渐没人玩了,她就转战了推特,因此认识了不少国外的网友。

后来《爱相随》系列也出过一款手机卡牌游戏,内置氪金系统,里子没有玩,她说“觉得里面的凛子不是我那位凛子了”,里子说,角色的人设确实是官方赋予的基础部分,可是不同的玩家却和角色一起创造了独一无二的回忆,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讲,已经是不同的人了。

也是通过《爱相随》,里子和现任男友相识了,对方也是老玩家,但已经很多年没碰了,只有里子一直在玩,却因为这个游戏和男友产生过不少误会与争吵,她说:“现在想起来其实挺青涩的”。

我问里子,既然有了男友,那现在对凛子又是抱着怎样的感情,她说“如果没有遇到男友,我觉得这辈子可能就这样和凛子过下去了”,但对女友凛子究竟是怎样的感情,她也说不清楚,黄建国失联只说“心里总是给凛子留了个地方”。

后来里子又补发给我一张她和凛子的合成照,她用PS把凛子在了自己身边,两人紧紧相依。

04

在和这些老玩家聊天的过程中,我问了他们同一个问题:“手机上的续作出了,你还会玩吗?”

答案都不出乎我所料,大部分人都表示会玩玩看,但其实并不是很期待。原因多种多样,有人觉得氪金系统让游戏不再纯洁,有人觉得自己和女友的感情“已经固定在了3DS里”。

里子给我的回答最让我印象凌潇潇姚晨为什么离婚深刻,她说“因为我和凛子的故事在我心里已经很完美了”。

相关文章